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騰訊愛好者 QQ首頁 QQ資源大全 查看內容

95后回鄉見聞:尷尬的偽互聯網生活

2018-2-28 13:20| 發布者: yicheng| 查看: 1558| 評論: 0

同往年一樣,春節假期結束,一大批“候鳥”再次踏上了開往北上廣的列車,隨之而來的還有一系列的回鄉見聞。

就在逃回北上廣的大軍中,熊出墨請注意遇到了一位剛剛接觸社會的青年小凡(化名),并且交談一番后,把他對于這次回鄉的描述寫成了此文。也就是說,同每年“資深北漂”所寫的回鄉見聞不同,接下來的內容,是一個在北京初入職場的小白回鄉時的所感所想,而這或許也正是不少95后青年的心聲。

互聯網的尷尬

“去年6月從學校出來之后,在北京工作了半年,因此今年的春節對我來說稍顯特殊”,小凡打趣地說道,人生從此再沒了寒假,再加上這半年來的工作、生活經歷,讓他回到老家之后不免產生諸多感慨。

由于是從事互聯網行業,在交談中小凡著重提到了自己老家的互聯網滲透現狀,他給出的概括是“尷尬”。

“不能說老家的人沒有接觸到互聯網,因為近幾年網絡和智能手機普及開來,村里不少人家中都裝了寬帶,許多人也都把諾基亞換成了OV小米。但不可否認的一點是,現今他們所認識的互聯網,局限性依然很大”,小凡如此說道。

首先,眾人娛樂活動的演變就是互聯網滲透程度的最直接表現。

“以前小的時候,每年的除夕夜,春晚就是唯一的娛樂活動,家家戶戶都是如此”,話鋒一轉,小凡說道“現在完全變了樣”。自從微信上線紅包服務之后,搶紅包這一喜聞樂見的活動就把春晚的風頭給蓋了過去。尤其是前兩年,家里人經常會因為一分兩分錢的紅包而爭個面紅耳赤。

“記得幾年前千元機剛剛興起,微信也悄然崛起,村里鄰居們買了新手機之后讓手機店老板幫忙下載軟件時都不忘說一句‘這個手機有微信嗎’,隨后讓家中年輕的孩子幫忙注冊一個微信號”,小凡告訴熊出墨請注意,慢慢的,家里七大姑八大姨都玩起了微信,并且還學會了組建親戚群、發紅包等“進階”功能。

“但這并不代表微信已經與大家的生活緊密相融”,小凡以自己父母為例,最開始時微信零錢發紅包并不需要設置支付密碼,父母平時最多就是發個一兩塊的紅包,但一次改版后錢包需要實名認證并且強制要求設置密碼,這下父母犯了難,抱怨道,“我就是想發個紅包玩,還這么麻煩”。并且,直到現在父母的微信錢包都沒有綁定銀行卡。

小凡還補充道,鄰居們也大多如此,不敢把銀行卡與微信綁定,但不乏有特殊情況,他們會專門去再辦一張卡用于綁定微信,不過平時這張卡里也不敢存放過多金額。而另一頭,微信在支付領域的敵手支付寶,鄰居們用的就更少了,甚至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其為何物。

此外,在鄰居們的手機桌面上,另一個最常見的應用就是“快手”!翱焓謶撌呛臀⑿磐诨鹌饋淼,直到現在依然火”,小凡回憶道。據快手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1月,其累計注冊用戶超過了7億,QuestMobile發布的《2017年中國移動互聯網年度報告》顯示,快手的月活用戶已高達2億。而這其中,“草根用戶”正是主力。

“雖然快手在圈子里被吐槽‘low’,但在我的老家,大家都玩得不亦樂乎”,可小凡也提出了令他疑惑的一點,微信紅包是2014年推出的,快手也差不多是在2014年火起來的,三年時間過去,村里鄰居手機上的必備APP依然沒能逃出這兩個。并且就如時間靜止一般,再沒有第三個、第四個類似APP出現。而在村外的世界,微博、抖音、陌陌、百萬贏家等爆款APP卻相繼涌現。

“雖然鄰居們幾乎人人都拿著智能手機,發著微信語音,看著快手直播,但是我個人的感覺就是他們離互聯網依然很遠”,因此小凡才想到了“尷尬”這個詞。

為什么要回北京

在基本聊完老家村里的狀況之后,小凡說到了當地的縣城,同時闡明了自己之所以要回北京的原因所在。

“我家離縣城有5公里左右,同學聚會的時候我想打車去,最后滴滴半天都沒人接單。這讓我想起了在北京街頭的經歷,同樣是打不到車,但北京是因為前面排隊人數太多,而在家是因為附近沒有車”,小凡笑道,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回家的時候我在縣城里叫到了滴滴快車,車費是11元左右,但是當時坐在車上我就想,把我送到家之后師傅有80%的概率是空車回去”,細算一下,來回一趟,師傅可能賺不到多少錢,除去平臺抽成,有可能還會賠錢。也正是因此,平時坐出租,出租車師傅都會因為空車返程而拒絕打表,直接要雙倍的車費。

“這就是北京與老家的差別,看似便利的滴滴出行,放到老家的環境下,很多時候并非想象那般”,小凡告訴熊出墨請注意,在外地上了四年大學,加上北京半年,已經形成的生活習慣在老家都要來一個急剎車,沒有摩拜、ofo共享單車、看電影不能在線購票、滿街跑的外賣小哥、快遞小哥,在老家也很少看到他們的身影。

而除了這些,同千千萬萬北漂一樣,小凡要從老家趕回北京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則是對相對公平的競爭環境的向往。

“前幾天看到微博熱搜上的情侶因婚前買房而吵架,我深有感觸”,小凡向熊出墨請注意表示,今年回家聚會時發現,身邊朋友、同學都不約而同開始張羅起結婚的事,相親的相親、訂婚的訂婚,這讓他壓力倍增。

小凡算了一筆賬,如果像微博熱搜中吵架的情侶一樣,女方要求全款買房,自己家里五線小縣城的一套房子也要30萬元左右。再依照當地的風俗,還要買車、辦婚禮,整套操辦下來至少要花去50萬元之多!叭绻窃诖逯蟹N地的話,不吃不喝20年,或許都攢不下這些錢。不種地的話,只有尋求別的生路,但在家里想要找個工作、找個生意做,談何容易。大家都知道,地方越小,關系社會就越牢固!

“以前自己并沒有對這些思考過多”,據小凡透露,煤礦是老家當地的經濟支柱之一。他有不少同學,在高中時就按照家里的意思選報理科。因為這樣一來,無論大學是上了?七是本科,甚至于沒有考上大學,家里人都能通過關系給安排進煤礦上班。

說到這里,小凡坦誠現今面臨著經濟壓力,不否認自己對那部分同學心懷羨意!半m說被父母安排的人生或許會乏味一些,但是起碼在小城里終日逍遙自在”,小凡略顯無奈,因為他家中沒有關系可攀,沒有后門可走。

擺在面前的就兩條路,一是進廠打工,小凡透露,一般家中沒有繼續讀書的人都會早早結婚,而后外出進廠賺錢養家。例如小凡的幾個堂哥,大年初五就一道去了寧波,因為去得早,競爭的人少,工廠會比較好找一些。

小凡則是選擇了第二條路,把自己放到一個相對公平并且發展空間廣闊的環境,于是他到了北京。臨走前,小凡的一位鄰居還說道,趁年輕就應該去大城市拼一拼。而就在十年前,這位鄰居也是大學剛畢業,一個人南下深圳打拼,如今已衣錦還鄉,成為村中人茶余飯后的必聊人物之一。

“這些都算不上回鄉見聞,我就是一未經世事的小屁孩兒,閑時的一些胡思亂想罷了”,最后小凡如是說道。

收藏 邀請

相關閱讀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商務合作|發展歷程|手機瀏覽|返回首頁

GMT+8, 2020-10-26 01:52 , Processed in 0.028521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頂部
江苏11选5前三组最大遗漏 安卓 急速赛车 网络借款理财平台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的 腾讯分分彩助赢软件app 浙江体彩6十1历史数据 贵州11选五前三直遗漏 辽宁十一选五手机平台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运夺金彩经网 怎么看个股票指数